威尼斯与长安

2014-09-10 09:23 来源:光明网 肖云儒 我有话说
2014-09-10 09:23:34来源:光明网作者:肖云儒责任编辑:伍月明

53 丝路云履之五十三

威尼斯与长安

    横穿意大利北部,由亚得里亚海威尼斯湾,世界历史文化名城威尼斯市便分布在这里浅海滩上的118个小岛上,离海岸仅四公里。这些小岛平均水深1.5米,由117条水道、401座桥梁连成一体,有舟楫相通,是地道的“水上都市”、“百岛城”。我们换乘小车与游艇到威尼斯本岛参观,在这座以舟代车的城市,永远看不到让国人烦透了的堵车,“堵船”大概也很少。

    马可波罗出生在这里。他从这里漂洋过海去了世界,去了中国。长安和威尼斯其实可以算是丝绸之路东西两端的两个起点,也应该是丝路交响乐的两个华彩段。我们沿着威尼斯的主“街道”航行。这条主街本地人称之为“大运河”,街道就是水道。3公里长,30至70米宽,平均5米深,由圣马可教堂到圣基亚拉教堂,以一个“S”形将全市分为两部分,以许多小运河与城市的各街区相连。

    从大运河两岸缓缓驶过,像通过一道欧洲古建筑展览的长廊,美不胜收的宫廷、教堂、旅馆、商店,让你览尽古罗马、哥德式、文艺复兴式建筑的风姿。我感觉到每个窗口背后都有故事,也正在发生着故事,就像当年莎士比亚写过的《威尼斯商人》那样曲折诱人。在这个古建筑艺术长廊中,绝对看不到一位“现代美人”,一个现代故事。这座城谢绝了新建筑,如同谢绝抽烟一样。

    享誉世界的威尼斯电影节正在这里进行第71届的展映和评选。今天又恰逢威尼斯的“船节”,全城万人空巷,与我们这些外地游客一道,挤在主河道两岸,观看几十艘彩船巡游。每船穿着一种主色调的古代服饰,扮成皇胄、公主、骑士、水手、市民各种角色,在水流和人流中缓缓驰过。两岸被人堵得水泄不通的路上,各种广告队伍吹着哨子在人群中招摇而过。伴着广告哨音的是咔嚓咔嚓按快门的声浪,好像整个世界都在观看威尼斯。---这座水城居民不到7万人,每天却要接待一倍以上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空港每天航班有上百次,海港同时停泊着四五艘十几二十层楼高的巨型邮轮,每艘可乘四五千名游客。此时此刻,多么希望张骞和马可波罗能跨越时间的分隔,在这里相遇,用比萨饼就着西凤酒痛饮一番。

    随后我们三三两两随意在水城的窄巷中散步。巷子曲折迷离,两边古楼挤得密不透风,每个弯道都是悬念,每个尽头都是神秘。我们走过伽利略呆过的塔楼,走过存有《马可波罗游记》的图书馆,走过因涨潮必须趟水而过的钟楼广场,然后在有650年历史的“文物级”餐馆用中餐,享尽了岁月激发的扑鼻香气和光阴留下的无垠美丽。这样的奢华真是如何担待得起!

    中国的大运河最近与丝绸之路一道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第38届遗产大会评定为“世界文化遗产”。我在杭州、杨州、北京三处体验过中国大运河,那真是名符其实应该叫“大”。它南起杭州、北达北京,像一条1800公里的长龙,贯通钱塘江、长江、淮河、黄河、海河五大水系,将京、津、浙、苏、鲁、冀六省市连为一体,是世界上里程最长、工程最大的古运河,是重要的中国标志。我在大运河扬州段,领略了当年乾隆下江南奢侈华瞻的情景再现,在大运河杭州段体验了南宋小朝廷龟缩一隅仍然醉生梦死的精巧华丽。只有北京段运河,在小说家刘绍棠笔下,质朴温馨,乡土味十足,因为他是在描写自己父老乡亲世代土生土长的家乡。

    比起中国大运河来,威尼斯的“大运河”充其量只能算“迷你版”了,但它小得迷人、小得精致,有内在的文化品位,有密集的历史信息。比起威尼斯的“大运河”,中国大运河是飞舞于九天的巨龙,岁月也许洗尽了当年的铅华,却抹不去它对历史、对社会、对百姓古往今来起到的大而有当的巨大作用。

    其实我还去过不少更小的水城和运河,小到只能算作是威尼斯的“微缩版”。象江浙一带的乌镇、周庄、同里。整个城镇穿插于江湖港河之中,乌篷船可以直接驶到你家门前或窗下来拉家常。吴侬软语顺着湖光水影飘散开来,那是何等的东方韵味。

    我还去过中欧荷兰西北方向的一处叫羊角村的小水乡,那里原是露天矿区,废弃之后,将原有的坑道改成小运河。家家户户亲水而居,除了汽车还都备有游艇。我们在羊角村河沿上“逛街”,恰与威尼斯去的几位游客邂逅。意大利人的热情让礼仪之邦的我等自叹弗如。有位老太太,在中国大约算作“人前疯”那类,竟然不分男女,和所有的中国人拥抱、贴脸、照相,一时成为羊角村明星。此时穿行于威尼斯的运河,我真希望能在哪个旮旯拐角又遇上她。此刻我是“外国人”,我一定无所顾忌、张臂拥抱她,给她一个飞吻。我时刻准备着回家后长跪搓板。

                                                                2014年9月6日 意大利 威尼斯

威尼斯与长安
    
图为文化学者:肖云儒  

    作者简介:肖云儒,1940年生于江西,居住于陕西西安,任陕西省文联副主席,著名文化学者、研究员。1961年,肖云儒就首提散文的“形散神不散”理论,深刻影响中国文坛。几十年来,他深入研究,热情推介西部文化,被称作西部文化的大使。作为此行“丝绸之路万里行”团队年纪最长的一员,他将走完西安到罗马全程,沿途考察丝路文化,并用一系列文章展示他对丝路历史和丝路精神的思考。

[责任编辑:伍月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