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万里情

2014-09-22 13:56 来源:光明网 肖云儒 我有话说
2014-09-22 13:56:52来源:光明网作者:肖云儒责任编辑:伍月明

  2100多年前,中国汉代的张骞肩负和平友好使命,两次出使中亚,开启了中国同中亚各国友好交往的大门,开辟出一条横贯东西、连接欧亚的丝绸之路。我的家乡陕西,就位于古丝绸之路的起点。站在这里,回首历史,我仿佛听到了山间回荡的声声驼铃,看到了大漠飘飞的袅袅孤烟。这一切,让我感到十分亲切。

  ----习近平2013年9月7日在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纳扎尔巴耶夫大学的演讲,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构想

  60 丝路云履之六十

  丝绸之路万里情

  这条路,有人终生与之无缘,有人终生与之结缘。

  张骞在自己50年的生命中,有17年行走在这条路上。加上前前后后筹备性、延展性的工作,他的有效生命中有一大半献给了这条路。

  从公元前138年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算起,整整过去了2152年。时光到了公元 2014年7月12日,我们这支由全国重要媒体组成的汽车自驾游媒体团队,沿着张骞踏出的路行走,以60天的时间,途经亚欧8国,2014年9月13日,从长安到达罗马。

  我们将这次行走命名为“丝路万里行”。我们是记者又是行者、是司机,我们走着、写着也拍摄着,观察着、感受着也思考着。在匆匆的行旅中采集鲜绿的感受,收割金黄的思想。

  正像一位媒体大姐大在微信中感慨:有些路很远,走下去会很累,可是不走会后悔。

  也正像另一位媒体大哥大在微信中感慨:只要选择了目标,世界都会为你让路。我建议他把这句话改成:只要选定了目标,世界都会帮你开路。

  我们看见过月下的丝路。乌兹别克斯坦希瓦古城城堞上挂着一钩明月,它用清辉给清真寺和宣礼塔镶上银边。没有路灯的土街小巷中,居民席地而居,在月色中找回一丝清凉。城墙上这里那里砌着坟墓---他们的风俗是,即便化为幽灵也要保护自己的城池和家园。

  我们看见过日出的丝路。哈萨克草原的拂晓,一群散漫的骆驼好像接到真主无声的旨意,一齐扬起头朝向东天,就在这一刹那,太阳冲决遥远的地平线,抛洒出第一缕光亮。驼群重又缓步散开于草原,而一个马群却奔腾而来,在逆光中扬起如烟如絮的轻尘。大地在这样的仪式中苏醒了。

  我们看见过大雨滂沱的丝路。经过新疆和中亚近一个月炽热的干烤,格鲁克亚口岸竟然用清爽的雨水为我们洗尘,而车队刚刚离开,公路便在大雨中陷塌。一喜一惊之间是什么滋味?行程最后一天,车队要从那不勒斯港托运回来,突然大雨骤降,仔仔细细将每辆车洗得纤尘不染,是为了我们好回去向祖国汇报吧,天公想得何其周到!

  我们看见过海陆交汇的丝路。威尼斯城的马可波罗从眼前这个水上寓所出发,踏上了他水陆兼程的东方之旅。而在伊斯坦布尔,波光粼粼的海峡与彩虹熠熠的跨海大桥,构成一曲钢琴与弦乐的协奏,为亚欧海陆的交流通达伴奏。

  ………

  穿过喜怒哀乐的历史和酸甜苦辣的奔驰,终于临近了一个重要时刻。为了真实准确地记录这个时刻,请允许我引用媒体同伴们严谨的新闻报道——

  北京时间9月10日22:30,罗马当地时间16:30,宏伟的罗马市政厅广场,军乐队奏响意大利名曲,欢迎远道而来的中国“丝绸之路万里行”车队。这个车队历时60天,途经8个国家,行程一万五千公里,抵达了终点站罗马。意大利国家电视台与陕西电视台联合对仪式作了现场直播。罗马市民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将现场围得水泄不通。

  风尘仆仆的“丝路万里行”车队在警车开道下经过阿尔德阿缇娜门、卡拉卡拉浴场、圣乔治和圣瑟里奥-维贝纳大街,到达闻名的古斗兽场,随后转入帝国广场大道,驶向威尼斯广场,最终到达由米开朗基罗设计的市政厅广场。整个行车过程,有直升机在低空盘旋追拍。

  在乐队伴奏下,中国驻意大利特命全权大使李瑞宇和罗马市副市长涅利亲自到广场迎接,分别发表欢迎词。意大利前总统普罗迪先生发来祝贺视频:“我们在等待了两百多年后,又实现了重启丝绸之路的计划!”一句话道尽了此行的重要意义。之后,中意双方交换了礼物,并寄语丝路各国友谊长存。

  正在罗马旅游的陕西女企业家们围住媒体团合影,说今天太给咱中国长志气了!在快门按下的一刻,大家竖起大拇指,用西安话喊:长安——罗马,吔!

  意大利旅行社地接导游尹建林更是感慨不已:我出国来这里干20年导游了,这么高规格,这么轰动,第一次!来劲、提气、长脸!

  张骞第67代后裔、媒体团成员张利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回到家乡第一件事就是去张骞墓前上香,告慰先祖,这次他走了祖先曾经走过的古代丝路,也沿着祖先的足迹探访了他未走过的“现代丝路”。

  随行的著名主持人王志感叹:重走丝绸之路之前有电视媒体做过,日本一次,央视两次,凤凰卫视一次,但前四次都是分段走,这次是一口气走下来,走得最远,参加的人数最多,媒体种类最全,制作的节目类型和数量也最多。这是一次伟大的行走!

  多到什么程度呢?采访团团长、陕西卫视副总监杨文萌已有详细的小结,毋须我再赘述。

  许多媒体也报道了我在仪式现场回答主持人王志说的一段话。这也是我在专程赶到罗马的国内北京、上海、天津、东北、山西、西安等20家媒体记者会上的一段丝路行感言:“走完全程的知名文化学者肖云儒向记者说,从准备‘走丝路’开始,他就一直在思考:丝绸之路是一条怎样的路?丝路精神是怎样一种精神?原来只认为这是一条文化交流之路、商贸往来之路。这次走了全程,认识有了拓展和提升。除了商贸往来之路、文化交流之路,丝绸之路还是民族团结之路、战略转型之路、展示美丽之路。今天的丝路与古代丝路有了质的变化”。

  容我慢慢道来。

  丝绸之路——文化交流之路。

  一路走来,我们考查或经过的世界文化遗产大约有30处以上。从我生活的长安城开始,你忘不了敦煌、高昌、塔拉兹、撒马尔罕、希瓦、戈里石头城、卡帕多西亚露天博物馆、梅黛奥拉修道院、圣索菲亚教堂、雅典卫城、奥林匹亚、威尼斯、佛罗伦萨、罗马斗兽场、厐贝古城……你会强烈感知到人类文明瑰宝在丝路聚集的密集度,的确世所罕有;丝路文化在世界文明中的地位,的确至高无尚。

  现在谈丝路,大都从具体史实、譬如张骞凿空西域开始。我想将这个话题延伸的更远更深,从人类文明发展的内部要求和动力机制来开始丝路文化的叙说。

  1949年,德国学者雅斯贝尔斯在专著《论历史起源及其目的》中,第一次把公元前500年前后同时出现在中国、西方、印度等地的人类文化突破性现象,称之为“轴心时代”。这既是一个重大的文化现象,也是人类思维的初始建构。公元前500年左右,铁器由东方到西方开始使用,剩余的粮食导致了最初的贸易和货币,工商航海业扩大了人们的视野与创新思考能力,部落制被不同王国、帝国取代……新的社会动向,迫切要求作出新的思考和解释。

  那时候埃及已经被波斯王朝灭亡,两河流域的巴比伦文明也已衰败,只有地中海文明中的希腊、罗马,中华文明和印度文明焕发着活力。这三个被隔离的的文明,三足鼎立承担起对世界做出新解读的重任。于是在东方和西方不约而同的出现了孔子、老子、苏格拉底、耶稣、佛陀等大思想家。这些文化的集大成者,从不同方位思考着一些类似的问题,如生命起源、根性思维问题,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神的关系问题,制度的构建和作用,王权的道德基础等等问题。这都是人类与社会的一些根本问题、终极问题、元问题,所以他们被称为元典思想家。这个诞生了世界几大元典文明的地区,即由地中海经中东到中国的北暖温带,正是后来丝绸之路经过的地区,丝绸之路其实就是世界元典文明带。

  轴心时代的文化精神,奠定了人类基本价值体系框架,直到今天有的也仍然是人类文明的基本价值和准则,可以说构成了历史和精神发展的原动力。他们虽然当时都还处在隔离状态,但文化思想如水一般的流动趋势却已形成,不可遏制。这是文明和文化发展的“动力学”。这才是出现丝绸之路最深层的动力,才是丝路为什么横贯在北暖温带,为什么能将中华文明、中亚、中东文明和地中海三大文明贯通的深层原因,也才是丝绸之路最重要的文化意义。

  到了现代,这些文明已经由传统的文化凝聚和展示,提升为自觉的文化传播、文化活动、文化研究和文化产业。文明的传播,包括丝绸之路的文明传播,已经纳入社会发展创新的总格局,成为国家和地域软实力(文化观念与形象体系)和硬实力(文化设施与产业体系)的体现。

[责任编辑:伍月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