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驰:在短租共享平台“吃螃蟹”

2017-03-02 10:23 来源:经济日报  我有话说
2017-03-02 10:23:22来源:经济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郑然

  陈驰,在线短租平台小猪的联合创始人兼CEO。陈驰原为住院医师,2002年他决定辞去公职去留学。留学申请迟迟得不到回应,陈驰便在朋友引荐下进入了初创的3721西南公司,并在两年间成为了3721西南大区总监,随后先后在雅虎、奇虎、酷讯等公司工作。2011年,陈驰加盟赶集网,他第一次听同事提到了短租鼻祖airbnb,并组建了蚂蚁短租。2012年5月份,陈驰辞去蚂蚁短租总经理,与原负责赶集网团购业务的王连涛联合成立了小猪短租。

  造访陈驰家时,他的冰箱里放着饺子,是前天租房的小猪客人留下来的。“昨天晚饭做了蛋炒饭,鸡蛋也是另一拨房客留下来的。”说着,他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

  来去匆匆的房客可能不知道,这位睡在楼上的房东就是小猪平台的联合创始人兼CEO。去年,他和他的在线短租平台小猪对接了14万房源和1000万房客,是共享经济领域受中国网民认可的短租品牌。

  执着拿下第一单

  一年半内积攒万套房源

  与陈驰一样,小猪的员工基本都在平台上当房东。“小猪的第一套个人房源是我同事家的沙发,接着是我自己家的沙发、我家的单间、我母亲在成都的主卧。”相声贯口般的一段话,配上陈驰一脸严肃的表情,可见当初并不容易。

  这是小猪走过的一段弯路。

  在工商营业执照上,小猪注册的公司名字叫做“北京快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互联网嘛,用雷军的话来说,就是专注、极致、口碑、快。”陈驰承认,一开始自己也想小猪快快跑起来。

  追求快,是互联网的共性。陈驰对自己和团队应用互联网工具的能力也有信心,但很快就发现了问题,“O2O是用互联网解决信息透明度,往线上去导流量,线下做承接即可。但是在短租行不通,不光线上没有流量,线下也没有个人客户愿意打开自己的家门,欢迎陌生人,客户也不敢住到陌生人家里”。

  为了冲交易量,得力的地推团队迅速谈下了很多商务酒店公寓,但这偏离了小猪连接人与人、做有人情味住宿的初衷。要交易量还是要人情味,在那段时间,陈驰也感到很迷茫。后来他意识到,短租等新商业模式的发展并不是必然的,而是需要创新者来推动。陈驰要求,团队从身边的熟人关系推进,踏踏实实地一个一个积累房东和客户。

  这就等于前半年的努力白费了。他的团队中有人不理解离开了,但陈驰坚持要这么做。2013年初,上线半年后,小猪放弃了在商务酒店领域的突进,将业务收缩到了北京、上海。

  为了吸引个人房东加入,小猪不光免费为房间拍摄照片,为房东买房屋风险保险,还给他们做软装。过程很缓慢,大概花了一年半时间,一直到2014年中期,小猪平台才突破了1万套房源。

  房东是愿意吃螃蟹的人,他要赚钱,自然愿意做很多的互动和改造。房客这一端的工作更复杂。住到陌生人家里,安全、卫生都有担忧。最开始的时候,连小猪的员工也有自己带着床单被罩入住的。对此,小猪坚持严格的实名验证,用身份证验证、房源验真、在线聊天,希望打破信息的不对称。

  陈驰至今记得小猪的第一笔个人用户订单。当时,陈驰和同事正在去吃饭的路上,收到咨询提示后,大家都有点小激动加小紧张。“当时手机客户端的聊天功能还没有上线,我们就用手机热点给笔记本电脑提供WIFI,一群人围着看同事怎么跟这位女士聊天,心里想着一定要成功啊。”几年过去,陈驰这样描述对拿下这一单的渴望。最终,这位女士定下了这张沙发,住了7天左右。那天的饭格外香。

  平台底层支撑

  动动手指遥控房源

  经过5年的培育,了解短租的人多了,特别是随着信任、支付体系相对完善,房东发现短租比长租更赚钱,房客发现短租更具性价比、更有意思,小猪用户迅速增长。

  去年,一位上海房东的三居室在小猪成交253单,作家王小川靠一套“鬼吹灯”主题四合院在小猪赚了36万元。一位西安的大学教授江先生,为了躲避雾霾,去年他带着不到6岁的孩子前往昆明、重庆、海南度假,在小猪上住了172天。从他们身上,陈驰看到了分享经济愈来愈火热的趋势。

  平台进入良性循环后,小猪几乎不需要花力气开拓房源,99%的房东都是自行加入,70%的住户是自己来的。陈驰也把关注重点从运营细节转移到如何提供一个平台级的支撑,让房东用最少的力气挣最多的钱,让用户用较少的钱住到最称心如意的房子。

  现阶段,小猪为房东提供的支撑工具主要是智能门锁、保洁、支付、聊天等等。“因为用了智能门锁,房客付款后就会自动生成开门密码,房客凭密码开门,不需要人送钥匙、办理入住。”陈驰解释说,“客人走之后,我只需要在客户端预约经过小猪挑选和培训的阿姨,做专业的酒店保洁,就可以放心等待下一批客人。钱都在系统里结算,也很方便”。

  春节期间,他远程操作在成都的房子接待了10多批客人。陈驰拿出自己的手机,展示上面的房东客户端。他刷刷刷地划着屏幕,划了好几下也没有到底:“用得太多了,一下子看不完。”

  保洁阿姨是小猪平台的最新“生态”。她们要经过小猪面试和培训,成为签约的“小猪管家”,类似滴滴司机。抢单成功后,她们会擦洗和消毒面盆、马桶,套上封圈,要给台卡填上日期,专业的保洁会让房东省心,让客人放心。

  改善入住体验

  与中端酒店竞争

  陈驰递给记者的,是一张英文名片。小猪正在拓展海外业务,目前已经上线了东京、京都、大阪、新加坡等地的房源。

  “徒弟”想要走出去,“洋师傅”airbnb也正式入华了,干得风生水起。去年,途家收购了蚂蚁短租。但是,陈驰对此反应平淡,“小猪目前最大的竞争对手不是airbnb和途家,而是酒店。”因为从使用场景来看,现在用户面临的最大选择是住酒店还是住小猪这种短租民宿,而不是要在哪个平台上订民宿。

  陈驰把酒店比作短租特别难翻越的一座山:“因为酒店是一个高度市场化、用户满意程度又比较高的行业。这与曾经垄断的出租车行业不一样,不是用共享经济的砖头敲一敲就会破冰的。”陈驰给小猪设定的对手是中端酒店,因为小猪现在的平均间夜价是280元,正好跨入中端酒店的价位区间。但小猪也好,其他短租平台也好,跟酒店相比,入住体验在这个档位并没有绝对的优势。

  “任何一个平台的民宿离完全满足消费者需求都还有很长距离,小猪现在的任务是改善体验。”陈驰说。他第一次正面否认了之前小猪被airbnb收购的传闻,“平台必须是独立的。”他想让小猪赶快飞起来,“今年我们会做一些推广,扩大知名度。”

  不过,另一个问题随之而来:小猪上的好房子不够多,入住体验也不够好。特别是当住惯了高星级酒店的中高端用户开始入场时,他们对老旧的小区、没有电梯的房子、美化后有点失真的图片容忍度显然不如沙发客那么高。

  面对记者反馈的问题,陈驰微微有点尴尬,似乎是他犯了什么错,甚至还自我批评。“前几年我对运营细节抓得比较紧,近年主要在思考战略,关注得就少了一点。你反映的情况很重要、很重要,我要开会向他们强调。”

  其实,小猪之前已有许多努力。比如,早期的房间照片习惯用大广角,10平方米的客厅看起来像20平方米,现在已经严格控制。陈驰希望小猪能成为短租领域最好的品牌,因为他相信好的产品和服务是平台企业的本分,有了好的体验,自然就会吸引用户加入,形成一个好的平台,一个好的生态。“短租行业最终的竞争,可能是平台品牌的竞争和平台支撑能力的竞争。”从更长远来看,陈驰对小猪的社会价值寄予厚望。

  这两天,隔壁小区一户人家因为自家房子在装修,就租了陈驰的房间,由外婆带着外孙住一个月。陈驰发现小孩拍皮球的时候,外婆都会跟他说:“嘘,你小声一点。”这种客气和理解让陈驰相信,随着小猪等共享经济的发展,信用、道德和对公共资源的节约意识将会逐渐普及,“它们不仅会成就小猪这样的企业,也将催生一个更美好的社会”。(佘颖)

[责任编辑:郑然]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