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追峰人 为四川386座雪峰拍下证件照

2017-03-09 09:18 来源:华西都市报 
2017-03-09 09:18:58来源:华西都市报作者:责任编辑:赵艳艳

岷江河谷现云海奇观。

  岷江河谷现云海奇观。

  原标题:为四川386座雪峰拍下证件照

  每年夏秋季节,只要天气晴好,站在成都高楼上向西眺望,包括华西雨屏雪山、大雪塘、四姑娘山幺妹峰、小雪隆包等在内的10多座雪山一一显现。每当这时,连绵起伏的雪山就让成都颜值爆表,同时刷爆成都人的朋友圈。成都,因此成为国内唯一可以眺望海拔6000米以上雪山的大城市。

  1000多年前,诗人杜甫还只能在房间里发出“窗含西岭千秋雪”的感叹,如今只需要开车向西3个多小时,就能和雪山亲密接触。

  在成都,有这样一群追逐雪山的爱好者,往返于城市和山野之间,拍摄雪山、研究雪山,被称为都市“追峰人”。

  心仪山峰

  一副扑克揽尽四川大雪山

  陡峭的山峰,冷酷的外表,朝霞中的山峰被阳光染成金黄色,间或有旗云飘过。

  2016年年底,一副以雪山为主题的扑克牌在成都面世,深受雪山爱好者喜爱。这套扑克牌,通过54张照片展现雪山之美。除了贡嘎山,四姑娘山、雪宝顶等知名山峰外,大部分山峰都不为普通人所知。“入选的雪山,大部分都位于甘孜和阿坝地区,由于雪山多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所以除了专业人士,关注的人很少。”雪山爱好者温钧浩说。

  同为雪山照片提供者,同时也是成都早一批雪山爱好者的“锦城夜雨”说,这副扑克牌,从图片拍摄,到设计制作,全部是由成都本地雪山爱好者完成的。“最先大家还在担心照片不够,结果后来是选花了眼,一些山峰照片只有忍痛割爱。”

  2012年2月,“锦城夜雨”等4位雪山爱好者通过网络相识,建立了成都首个雪山群。“一下有种找到组织的感觉。”。

  从当初的4位发起者,到如今的100多名爱好者,雪山群不断壮大。大家也从单纯的拍摄,到熟练利用卫星地图对雪山做详细分析和研究。“我们拍到一座雪山,都会通过卫星地图定位,找到相应山峰。如果因为拍摄角度不同,对山峰判断有难度,大家也会通过网络,互相帮助分析判断,经常讨论到深夜。”有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经常邀约一起出门观山,或者在一起分享各种雪山的拍摄技巧。

  每年夏天刷屏朋友圈的雪山照片,大部分都是雪山群一位叫“丘寒”的爱好者拍摄的。而“锦城夜雨”为了在城市里有更好的观山条件,购房时候,专门选择了位于城西一套30多层的高层公寓。

  向往高山

  西部辽阔高原观山拍山

  “关于贡嘎山南侧的龙山、朱山、戴山等山峰的命名考证和质疑。”3月4日深夜,温钧浩轻点鼠标,将这篇帖子发表在自己的微博上。帖子中,他引经据典,考证了贡嘎山南坡几座卫峰名字的由来,以及后世在命名上以讹传讹的可能性。虽然不是地理学家,却也有严格的考证。

  7556米,是贡嘎山的海拔高度,也是温钧浩使用了8年的网名。8年间,热爱山峰的他,足迹遍及西部各省区,拍摄了数万张照片,为上千座山峰拍下证件照。

  学生时代的温钧浩,在老家内江度过,地处平坝地区,使他对高山充满了向往。“小时候交通不便,父亲经常去县城周边的丘陵地区下乡,有时会顺便带上我。站在高高的山岗上,经常感受到不一样的视觉之美。”久居平坝,忽然在丘陵上俯瞰大地,那种云蒸霞蔚的美景,是小时候对“山”最为深刻和美好的记忆。

  直到读大学,温钧浩才有充足的时间和雪山亲密接触。每个假期,他都会选择去中国西部辽阔的高原地区,观山拍山,并发布到网络论坛和其他爱好者分享。“照片发到网络上,我以为大家都会知道是哪里的雪山,叫什么名字,海拔高度是多少。结果发现不少爱好者只是对成都周边的山峰资源有所了解,稍微偏远一点的地区却少有关注。”温钧浩于是开始对拍摄过的山峰进行系统研究。

  狂追贡嘎

  生日当天收到老天惊喜

  7556米这个网名,透露了这位追峰者跟贡嘎山密不可分的关系。和贡嘎山的结缘是在6年前,“那天天气糟透了,整个山区大雾弥漫,我觉得又将是一次失败的旅程。”温钧浩沮丧地回到泸定县城,准备次日返回成都。

  不料,第二天一早,碧空如洗,温钧浩欣喜若狂返回海螺

  沟。在海螺沟的四号营地附近,贡嘎山主峰悄然矗立,平复下激动的心情,温钧浩静静按下相机快门。“整座山峰犹如洁白的金字塔,美丽极了。”温钧浩就静静坐了两个多小时,直到云层吹来,贡嘎山又在眼前消失不见。

  似乎是万物有灵,拍到贡嘎雪山这天,正是温钧浩23岁生日,这已是他第五次为拍摄这座雪峰来到海螺沟。

  毅然下撤

  遭遇大雪别拿生命冒险

  虽然对雪山只是爱好,温钧浩却是用专业精神在付出。2016年12月,为了拍摄川藏交界处的巴塘、白玉等地没有拍摄过的山峰,10天之内,不知疲倦的他,独自两度驱车上千公里,前往央莫龙峰和扎金甲博峰所在山区。

  拍摄雪山,不仅要和多变的天气周旋,甚至要面临各种危险。2012年4月,温钧浩在四姑娘山长坪沟攀登玄武峰,在海拔5100米的营地遭遇罕见春雪。“雪非常厚,最深的地方过了膝盖。头天晚上营地附近发生了小型的雪崩。”虽然这里是拍摄婆缪峰、日月宝镜山等山峰的绝佳位置,但任何照片都不值得用生命去冒险,和高山协会评估了风险后,温钧浩放弃拍摄,开始下撤。

  为了拍摄雪山,温钧浩的足迹遍及四川、云南,新疆、西藏、青海等西部省区,甚至远在海外的雪峰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在他的电脑里,或按照山峰高度,或按照地理位置,对山峰分门别类。据不完全统计,8年间,他拍摄了近千座山峰,其中四川境内拍摄的山峰有386座。温钧浩的电脑里有个未命名山峰文件夹,里面包含了不计其数的“无名峰”,他希望以后有时间逐一考察确认并进行分类标注。(记者杨涛)

在理县拍摄的日照金山。

  在理县拍摄的日照金山。

[责任编辑:赵艳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