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高速出入口“造景观”成地方新形象工程

高速出入口“造景观”成地方新形象工程

2018-10-30 09:49来源:经济参考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原标题:高速出入口“造景观”成地方新形象工程

  灯光璀璨、飞瀑流湍、假山叠瀑……这是《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期在一些高速公路出入口看到的人造“景观”。记者了解到,一些高速公路出入口、城市重要街道路口等所谓的窗口、门面地区,正成为部分地方不遗余力打造“形象工程”的新的高发地。

  山区深处,绿意葱葱,本就风景宜人,一些地方却在高速路出入口处道路两边刻意“栽树造绿”;有的地方还对“出入口景观”采取扩面、拉长;有的则提出要“见缝插景”,甚至声称“不放弃出入口附近的任何盲区”。为了此类“面子工程”,这些地方“奇招”不断、耗费巨资、攀比成风,引起了基层干部和群众的担忧。

  耗费巨资:山中造山 绿中造绿

  近年来,这类以“景观提升”“增绿美化”“城市门户形象改造”等名义进行的工程项目,在多地不同程度地存在。一些地区将城市“出入口景观”作为重要的政绩工程,为此不惜“耗巨资、出奇招、造名词”。

  灯光璀璨,飞瀑流湍,十余米高的假山叠瀑景观,突兀地出现在高速路出口旁。在西部一个城市的高速出入口附近,记者看到,道路旁建起了十余米高的假山叠瀑群,占地近30亩,人造水系长100余米。相关的中标公告和当地政府网站显示,这一工程投入建设资金超过1.59亿元。当地主要领导在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称,“出入口景观提升工程,让千年古城焕发新光彩”。

  在出入口地带打造景观工程的现象,并不鲜见。

  记者近日在沪陕高速途经的西部省份一个高速出口看到,不足1公里长的道路旁,工人们正在堆土起坡、植树造绿,百余块“景观石”依次摆放,或疏或密,大的重达十余吨,小的也有近千公斤重。

  当地群众反映:这里是秦岭腹地,本就山绿景美,增加这些“山中造山、绿中造绿”的工程,既多余,又浪费。

  中部某市2017年起投资逾1亿元,实施城区附近高速公路出入口景观提升项目,对3个出入口两侧人行道以外各30米范围进行景观绿化、景观照明及相关配套设施建设。根据不同颜色,栽种不同植物。按照工程规划,北出入口设计定位为“紫气东来”,基调色为紫色;南出入口设计定位为“金玉满堂”,基调色为黄色;另一出入口设计定位为“鸿运当头”,基调色为红色。

  部分城市的“出入口景观”改造纯属“面子工程”,受到群众诟病。记者在西部一地采访时看到,为遮挡农民“漏雨房”,当地政府沿着道路口修起了“景观墙”。“景观墙”的外立面为灰色,部分墙基采用鹅卵石铺衬,墙体间断采用镂空结构,用灰瓦在其间拼成有规则的图形。“景观墙”背后,是几户村民破旧的房屋和院落。

  攀比成风:重复建设 劳民伤财

  为了建好“出入口景观”,地方“奇招”不断,有的造绿、摆石,有的种花、立雕塑,还有地方上马了电子项目。

  《经济参考报》记者实地探访发现,西部某县在正对着高速路口的位置,并排放置三个巨大的LED屏幕,分外醒目。高速公路进出口车来车往,都要从大屏幕旁经过。

  “大屏幕放在这里有什么用?纯粹是浪费钱的形象工程。开车进出高速路时肯定不能看,万一有司机盯着看,还容易引发事故。”多位受访司机不满地说。

  调研发现,部分地区热衷打造“出入口景观”,还出现了省内城市之间相互攀比、乡镇和村庄开始仿效的苗头,有些地方还把“出入口景观”人为拉长,建成“景观大道”、“迎宾大道”。一些地方还对道路两侧进行“拓宽增绿”。

  东部某地在高速出口附近的景观提升工程中,将“出入口景观”拉长至12.5公里,耗资约1.4亿元在沿线实施立面整治、夜景亮化等工程。而位于南方省份的一处高速路出入口,不仅对出口延伸至城市景观道南北两侧15米的绿化带进行了景观提升改造,还对周边的生态公园进行了水景等绿化提升建设。

  在部分地区,“出入口景观”工程开始向乡镇、村庄蔓延。今年上半年,西部某县计划用财政拨款实施贫困村连接线景观提升工程,目前已完成招标工作,概算投资超过3600万元。

  北方某乡镇曾以266万元向社会公开招标,对高速出口进行绿化景观提升。东部地区一村民委员会也曾以145万元向社会公开招标,对村头、村尾次路口景观进行绿化改造。

  一些地区在打造“出入口景观”过程中,出现“挖行道树、栽景观树”“铲水平草坪、造丘状草坪”“刨落叶树、换常青树”等倾向。在京港澳高速中部省份的一个出口处附近,记者看到,道路两侧堆起了破浪形状、大小不一的微地形土丘,上面铺满草皮,间隔种上榉树、银杏树等“景观树”。当地群众反映,为了“拓宽增绿”,此前道路两侧的法国梧桐被挖出移植,令人惋惜。

  在中部省份一高速公路入口,记者看到,一块大约4米长、2米高的巨石矗立,石上雕刻着“XXX欢迎您”6个大字,巨石两旁栽有罗汉松、油松等景观松树。通往市区方向的大道一侧,记者沿途清点,3公里多的道路旁竟然人工堆起了110多个绿化微地形小土丘。

  在一些地方对“出入口景观”采取扩面、拉长,不断提升所谓形象和效果的同时,有的城市甚至提出“见缝插景”,声称“不放弃出入口附近的任何盲区”。

  记者近日在东部某地的高速公路出入口附近看到,道路两侧的绿化带一直延伸到市区,大约12公里,两侧绿化带宽度均有10米左右,间隔建有假山、亭子和小型广场。记者查询信息发现,相关工程启动于2017年4月,当地6个高速公路出入口都进行了“景观改造工程”。

  类似情况并不少见。在南方某个地级市,机场高速出入口附近闲置的地块和中间交通岛也披上了“绿衣”。中部某市2015年提出对该市两条高速通道进行绿化,项目规划绿化里程21公里,对两条高速公路两侧沿线30米以内除水域、农田、耕地和公路以外所有适宜的荒山荒地全部进行绿化。

  值得关注的是,在“出入口景观”建设的过程中,一些地方还热衷于重复搞建设,有时仅相隔很短时间,同一路段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建设。

  记者查询公开招投标信息,并交叉比对政府部门的信息发布发现,东部沿海一乡镇在2013年就招标建设了该镇入城口景观提升工程;三年后,该镇在入城口道路两侧又进行了景观提升工程。而位于北方某直辖市的出口景观提升工程的具体项目中,列入了“现有假山拆卸及重新安放”,以及“假山前后绿化种植及现有苗木移植等施工图纸范围内的全部工程”等。

  南方某区政府官方网站发布的信息显示,2017年,为了展示良好形象,投入5800多万元对7个镇8个高速公路出口进行了美化、绿化、亮化、外立面改造、标志性景观等升级改造工作。而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此前的2013年4月,当地就曾投入资金78万元,种植各类花木4万多株,对部分高速公路互通出入口进行过“披花戴绿”的工程建设。

  “一轮又一轮的建设,劳民伤财。”多位受访干部群众说。

  暗藏风险:拆房占地 盲目超前

  为了提高城市进入口“颜值”,一些城市甚至大量占用耕地、拆迁沿线百姓房屋进行景观提升,引起群众不满。《经济参考报》记者驱车在中部某省份的公路探访时发现,一些区域,沿线两边进行了绿化提升。有村民告诉记者,地方政府对道路两侧进行绿化时,占用了部分村民的耕地,“在庄稼地里栽树造绿,我们舍不得啊。”而在不远处矗立的基本农田保护标志牌上清楚写着:“不准占用基本农田进行植树造林”。

  有的景观改造工程,拆迁了沿路群众的房屋。中部一县发布的信息显示,2017年启动了某项生态绿化工程,某路两侧绿化带各100米宽,长8.5公里。当地农民反映,景观绿化占用的2000多亩地,很大一部分原本是农田。

  东北某省会城市在2014年对机场高速空港迎宾景观大道北侧进行绿化提升时,相关招标及中标公告显示,工程对道路两侧沿线大量房屋进行拆除,面积达数万平方米。

  《经济参考报》记者发现,诸多地方耗巨资大干快上“出入口景观”工程项目,资金来源多为地方财政拨款,或以自筹和采用PPP模式。业内人士和基层干群认为,一些地方盲目超前造绿,给地方政府带来债务风险。

  以西部某县级市为例,全市城乡人口不足42万人,2017年地方财政收入30.1亿元,而出入口景观提升工程的招投标信息显示,耗资超过1.59亿元。中部一县2017年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只有6.8亿元,而与上市公司通过PPP项目实施的“绿化工程”,概算投资高达2.4亿元。

  南部一省高速公路环境整治及绿化景观提升项目,以PPP模式融资约2.5亿元。就在此前,当地政协提交的一份提案称,由于自身财力不足,多年来当地只能通过举债来完善基础设施建设,提高公共服务水平。当地出台的相关文件显示,要严控PPP项目形成的政府隐性债务。

  耗巨资大干快上造“出入口景观”,引起多位基层干部和群众的担忧。西部某县的一位县委书记说,当前我国仍有部分乡村基础设施落后,然而一些地方政府不切实际,盲目超前建“出入口景观”面子工程,甚至不惜举债毁田。“钱要用到刀刃上,路是用来走的,不是看的。这样的形象工程该管管了。”

[责编:彭扬]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张灯结彩迎新年

  • 南昌:动车组蓄势待发迎春运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长城脚下,北京延庆,肃穆的海坨山和官帽山遥相对望,拥抱着冰封的妫河。新华社记者 张晨霖 摄  北京世园会国际馆(1月11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张晨霖 摄  北京世园会中国馆(1月16日无人机拍摄)。
2019-01-19 16:24
志愿者们通过参观车站陈列室,了解春运故事,学习医疗急救、服务礼仪等技能,备战即将到来的春运。
2019-01-19 08:43
近年来,泾源县通过发掘民间剪纸文化,结合当地旅游资源,在乡村推广传统剪纸技艺,打造剪纸系列旅游产品,走出一条民间文化助力脱贫攻坚的发展路径。
2019-01-19 08:43
江苏南通迎春灯会亮灯仪式在南通探险王国举行,各式彩灯造型独特,吸引游人观赏游玩。
2019-01-19 08:42
冰封的冬季纳木错,静静地依偎在雪山的怀抱中,相互陪伴共度寒冬。
2019-01-19 08:41
珠海长隆国际海洋王国在2018年12月的13天内,相继成功繁育一雄两雌的三头小白鲸,预计近期还将迎来第四头白鲸宝宝。
2019-01-19 08:40
当日,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昆仑队在南极昆仑站完成小型视宁度测量望远镜KL-DIMM的安装,展开观测调试。当日,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昆仑队在南极昆仑站完成小型视宁度测量望远镜KL-DIMM的安装,展开观测调试。
2019-01-18 08:23
1月17日,游客在拍摄从调兵山站出发的蒸汽机车。据了解,本届蒸汽机车旅游推广季主题活动为期5天,包含蒸汽机车博物馆游览、试驾蒸汽机车、专列观光摄影、《火车上的中国人》影展等内容。
2019-01-18 08:15
1月16日,参观者在展览现场欣赏展出的瓷器作品。当日,由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人民美术出版社主办的“瓷乐陶陶——瓷都景德镇、陶都宜兴艺术家作品首都北京汇报展览”在位于北京的人民美术出版社美术馆开幕,展出5名来自瓷都景德镇的艺术家及其学生、7名来自陶都宜兴的艺术家多年来的创作成果数十件。
2019-01-17 10:20
15年前,台湾作家白先勇携青春版《牡丹亭》掀起一股昆曲美学旋风。今年2月,白先勇将再度携手苏州昆剧院,推出《玉簪记》《白罗衫》《潘金莲》三部经典昆曲的新版系列演出,和台湾观众分享昆曲之美。新华社记者李响 摄
2019-01-17 10:1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