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高速出入口“造景观”成地方新形象工程

高速出入口“造景观”成地方新形象工程

2018-10-30 09:49来源:经济参考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原标题:高速出入口“造景观”成地方新形象工程

  灯光璀璨、飞瀑流湍、假山叠瀑……这是《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期在一些高速公路出入口看到的人造“景观”。记者了解到,一些高速公路出入口、城市重要街道路口等所谓的窗口、门面地区,正成为部分地方不遗余力打造“形象工程”的新的高发地。

  山区深处,绿意葱葱,本就风景宜人,一些地方却在高速路出入口处道路两边刻意“栽树造绿”;有的地方还对“出入口景观”采取扩面、拉长;有的则提出要“见缝插景”,甚至声称“不放弃出入口附近的任何盲区”。为了此类“面子工程”,这些地方“奇招”不断、耗费巨资、攀比成风,引起了基层干部和群众的担忧。

  耗费巨资:山中造山 绿中造绿

  近年来,这类以“景观提升”“增绿美化”“城市门户形象改造”等名义进行的工程项目,在多地不同程度地存在。一些地区将城市“出入口景观”作为重要的政绩工程,为此不惜“耗巨资、出奇招、造名词”。

  灯光璀璨,飞瀑流湍,十余米高的假山叠瀑景观,突兀地出现在高速路出口旁。在西部一个城市的高速出入口附近,记者看到,道路旁建起了十余米高的假山叠瀑群,占地近30亩,人造水系长100余米。相关的中标公告和当地政府网站显示,这一工程投入建设资金超过1.59亿元。当地主要领导在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称,“出入口景观提升工程,让千年古城焕发新光彩”。

  在出入口地带打造景观工程的现象,并不鲜见。

  记者近日在沪陕高速途经的西部省份一个高速出口看到,不足1公里长的道路旁,工人们正在堆土起坡、植树造绿,百余块“景观石”依次摆放,或疏或密,大的重达十余吨,小的也有近千公斤重。

  当地群众反映:这里是秦岭腹地,本就山绿景美,增加这些“山中造山、绿中造绿”的工程,既多余,又浪费。

  中部某市2017年起投资逾1亿元,实施城区附近高速公路出入口景观提升项目,对3个出入口两侧人行道以外各30米范围进行景观绿化、景观照明及相关配套设施建设。根据不同颜色,栽种不同植物。按照工程规划,北出入口设计定位为“紫气东来”,基调色为紫色;南出入口设计定位为“金玉满堂”,基调色为黄色;另一出入口设计定位为“鸿运当头”,基调色为红色。

  部分城市的“出入口景观”改造纯属“面子工程”,受到群众诟病。记者在西部一地采访时看到,为遮挡农民“漏雨房”,当地政府沿着道路口修起了“景观墙”。“景观墙”的外立面为灰色,部分墙基采用鹅卵石铺衬,墙体间断采用镂空结构,用灰瓦在其间拼成有规则的图形。“景观墙”背后,是几户村民破旧的房屋和院落。

  攀比成风:重复建设 劳民伤财

  为了建好“出入口景观”,地方“奇招”不断,有的造绿、摆石,有的种花、立雕塑,还有地方上马了电子项目。

  《经济参考报》记者实地探访发现,西部某县在正对着高速路口的位置,并排放置三个巨大的LED屏幕,分外醒目。高速公路进出口车来车往,都要从大屏幕旁经过。

  “大屏幕放在这里有什么用?纯粹是浪费钱的形象工程。开车进出高速路时肯定不能看,万一有司机盯着看,还容易引发事故。”多位受访司机不满地说。

  调研发现,部分地区热衷打造“出入口景观”,还出现了省内城市之间相互攀比、乡镇和村庄开始仿效的苗头,有些地方还把“出入口景观”人为拉长,建成“景观大道”、“迎宾大道”。一些地方还对道路两侧进行“拓宽增绿”。

  东部某地在高速出口附近的景观提升工程中,将“出入口景观”拉长至12.5公里,耗资约1.4亿元在沿线实施立面整治、夜景亮化等工程。而位于南方省份的一处高速路出入口,不仅对出口延伸至城市景观道南北两侧15米的绿化带进行了景观提升改造,还对周边的生态公园进行了水景等绿化提升建设。

  在部分地区,“出入口景观”工程开始向乡镇、村庄蔓延。今年上半年,西部某县计划用财政拨款实施贫困村连接线景观提升工程,目前已完成招标工作,概算投资超过3600万元。

  北方某乡镇曾以266万元向社会公开招标,对高速出口进行绿化景观提升。东部地区一村民委员会也曾以145万元向社会公开招标,对村头、村尾次路口景观进行绿化改造。

  一些地区在打造“出入口景观”过程中,出现“挖行道树、栽景观树”“铲水平草坪、造丘状草坪”“刨落叶树、换常青树”等倾向。在京港澳高速中部省份的一个出口处附近,记者看到,道路两侧堆起了破浪形状、大小不一的微地形土丘,上面铺满草皮,间隔种上榉树、银杏树等“景观树”。当地群众反映,为了“拓宽增绿”,此前道路两侧的法国梧桐被挖出移植,令人惋惜。

  在中部省份一高速公路入口,记者看到,一块大约4米长、2米高的巨石矗立,石上雕刻着“XXX欢迎您”6个大字,巨石两旁栽有罗汉松、油松等景观松树。通往市区方向的大道一侧,记者沿途清点,3公里多的道路旁竟然人工堆起了110多个绿化微地形小土丘。

  在一些地方对“出入口景观”采取扩面、拉长,不断提升所谓形象和效果的同时,有的城市甚至提出“见缝插景”,声称“不放弃出入口附近的任何盲区”。

  记者近日在东部某地的高速公路出入口附近看到,道路两侧的绿化带一直延伸到市区,大约12公里,两侧绿化带宽度均有10米左右,间隔建有假山、亭子和小型广场。记者查询信息发现,相关工程启动于2017年4月,当地6个高速公路出入口都进行了“景观改造工程”。

  类似情况并不少见。在南方某个地级市,机场高速出入口附近闲置的地块和中间交通岛也披上了“绿衣”。中部某市2015年提出对该市两条高速通道进行绿化,项目规划绿化里程21公里,对两条高速公路两侧沿线30米以内除水域、农田、耕地和公路以外所有适宜的荒山荒地全部进行绿化。

  值得关注的是,在“出入口景观”建设的过程中,一些地方还热衷于重复搞建设,有时仅相隔很短时间,同一路段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建设。

  记者查询公开招投标信息,并交叉比对政府部门的信息发布发现,东部沿海一乡镇在2013年就招标建设了该镇入城口景观提升工程;三年后,该镇在入城口道路两侧又进行了景观提升工程。而位于北方某直辖市的出口景观提升工程的具体项目中,列入了“现有假山拆卸及重新安放”,以及“假山前后绿化种植及现有苗木移植等施工图纸范围内的全部工程”等。

  南方某区政府官方网站发布的信息显示,2017年,为了展示良好形象,投入5800多万元对7个镇8个高速公路出口进行了美化、绿化、亮化、外立面改造、标志性景观等升级改造工作。而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此前的2013年4月,当地就曾投入资金78万元,种植各类花木4万多株,对部分高速公路互通出入口进行过“披花戴绿”的工程建设。

  “一轮又一轮的建设,劳民伤财。”多位受访干部群众说。

  暗藏风险:拆房占地 盲目超前

  为了提高城市进入口“颜值”,一些城市甚至大量占用耕地、拆迁沿线百姓房屋进行景观提升,引起群众不满。《经济参考报》记者驱车在中部某省份的公路探访时发现,一些区域,沿线两边进行了绿化提升。有村民告诉记者,地方政府对道路两侧进行绿化时,占用了部分村民的耕地,“在庄稼地里栽树造绿,我们舍不得啊。”而在不远处矗立的基本农田保护标志牌上清楚写着:“不准占用基本农田进行植树造林”。

  有的景观改造工程,拆迁了沿路群众的房屋。中部一县发布的信息显示,2017年启动了某项生态绿化工程,某路两侧绿化带各100米宽,长8.5公里。当地农民反映,景观绿化占用的2000多亩地,很大一部分原本是农田。

  东北某省会城市在2014年对机场高速空港迎宾景观大道北侧进行绿化提升时,相关招标及中标公告显示,工程对道路两侧沿线大量房屋进行拆除,面积达数万平方米。

  《经济参考报》记者发现,诸多地方耗巨资大干快上“出入口景观”工程项目,资金来源多为地方财政拨款,或以自筹和采用PPP模式。业内人士和基层干群认为,一些地方盲目超前造绿,给地方政府带来债务风险。

  以西部某县级市为例,全市城乡人口不足42万人,2017年地方财政收入30.1亿元,而出入口景观提升工程的招投标信息显示,耗资超过1.59亿元。中部一县2017年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只有6.8亿元,而与上市公司通过PPP项目实施的“绿化工程”,概算投资高达2.4亿元。

  南部一省高速公路环境整治及绿化景观提升项目,以PPP模式融资约2.5亿元。就在此前,当地政协提交的一份提案称,由于自身财力不足,多年来当地只能通过举债来完善基础设施建设,提高公共服务水平。当地出台的相关文件显示,要严控PPP项目形成的政府隐性债务。

  耗巨资大干快上造“出入口景观”,引起多位基层干部和群众的担忧。西部某县的一位县委书记说,当前我国仍有部分乡村基础设施落后,然而一些地方政府不切实际,盲目超前建“出入口景观”面子工程,甚至不惜举债毁田。“钱要用到刀刃上,路是用来走的,不是看的。这样的形象工程该管管了。”

[责编:彭扬]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金庸丧礼在港举行 众多读者吊唁致敬

  • “漫威之父”斯坦·李去世享年95岁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11月12日,公众在香港文化博物馆外排队等待进馆吊唁。为便于公众向金庸作最后道别,香港文化博物馆内的“金庸馆”12日至30日设置吊唁册,12日当天就有数百位读者及市民前去致敬缅怀。
2018-11-13 10:06
当日,一场明显的降雪过后,在黑龙江生活的大熊猫思嘉和佑佑,迎来了又一个雪季。2016年7月,两只大熊猫从位于四川的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北上”来到黑龙江,住在亚布力熊猫馆。
2018-11-13 10:05
纽约股市三大股指12日收盘下跌。新华社记者 王迎 摄  11月12日,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的电子屏显示当日交易数据。 新华社记者 王迎 摄  11月12日,交易员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工作。
2018-11-13 10:04
2018年11月10日,北京,停靠在北京西站的北京至长沙G83次复兴号动车组上,工作人员正在将快递箱搬到专用车厢里摆放整齐。
2018-11-13 09:22
埃及文物部长哈立德·阿纳尼10日在首都开罗以南约30公里处的塞加拉古墓群发掘现场宣布,埃及考古队在此地新发现7座法老墓葬,包括3个新王国时期墓葬和4个古王国时期墓葬。 新华社发(艾哈迈德·戈马摄)  11月10日,在埃及吉萨省塞加拉,考古学家在挖掘现场工作。
2018-11-12 09:46
初冬的云南省丽江玉龙雪山景色秀美,吸引游客前来观光。新华社记者杨宗友摄  11月10日,游客乘坐缆车观赏丽江玉龙雪山风光。 新华社记者杨宗友摄  这是丽江玉龙雪山景色(11月10日摄)。
2018-11-12 09:45
近日,江西省赣州市寻乌县近20万亩果园进入丰收采摘期,当地果农抓住晴好天气开始采摘脐橙,果园一派繁忙景象。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江西省寻乌县晨光镇桂花村的果农集中堆放刚采摘的脐橙(11月10日摄)。
2018-11-12 09:44
雨后放晴的江西婺源县,蓝天白云与依山傍水的徽派古村落形成了一幅幅美丽画卷。新华社记者宋振平摄  这是婺源县塘村古民宅(11月10日摄)。 新华社记者宋振平摄  这是婺源县塘村古民宅(11月10日摄)。
2018-11-12 09:05
参展的海内外艺术家,突破水墨画在传统层面只着重纸本和墨韵的表达,将写“意”“境”“情”融进毫墨,展现了水墨艺术的当代性和演化态势。参展的海内外艺术家,突破水墨画在传统层面只着重纸本和墨韵的表达,将写“意”“境”“情”融进毫墨,展现了水墨艺术的当代性和演化态势。
2018-11-12 09:04
11月11日,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榕江县忠诚镇定达侗寨,村民和游客一起欣赏牛腿琴歌。来自榕江县都柳江畔30个侗寨的600余名侗族民间歌手,在古榕树下唱起牛腿琴歌,欢度侗族牛腿琴歌节,传承民族文化。
2018-11-12 09:03
这是广西南宁动车所内准备发往各地的动车组列车(7月1日无人机拍摄)。目前高铁运营里程1751公里,高速公路总里程突破5000公里,沿海和内河港口年吞吐能力分别达2.5亿吨和1.1亿吨,机场旅客年吞吐能力近3000万人次,内外交通便捷度全面提升。
2018-11-12 08:57
这是11月11日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莫尔兹比港航拍的APEC大厦,在这里将举行峰会最为重要的领导人会议。   这是11月9日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莫尔兹比港航拍的APEC大厦,在这里将举行峰会最为重要的领导人会议。
2018-11-12 08:56
这是11月9日在莫桑比克拍摄的马普托大桥。在莫桑比克首都马普托迎来建城131周年之际,当地政府10日举行盛大庆典活动,庆祝由中国进出口银行贷款融资、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承建的马普托大桥及连接线项目正式通车。
2018-11-12 08:5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