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甘肃民乐:脚踏云起处 朝圣老君山
首页 > 旅游频道> 今日头条 > 正文
[责编:杨亚楠]

甘肃民乐:脚踏云起处 朝圣老君山

来源:中国网2019-07-10 15:08

24小时热图
  • 共创未来 中拉命运共同体之船逐梦前行

  • 一张长长长长长图致敬人类登月50年

  • 河南义马气化厂爆炸事故已致10人死亡5人失联

  • 青海茶卡盐湖迎来旅游旺季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推荐阅读
7月18日,玉溪市澄江县抚仙湖之声合唱团在表演合唱《回家》。7月18日,第六届中国聂耳音乐(合唱)周玉溪分会场“聂耳杯”合唱展演颁奖晚会在云南省玉溪市聂耳音乐厅举行,来自全国16个省区市的20支合唱团决出了本次展演一、二、三等奖和优秀指挥奖、优秀钢琴伴奏奖、优秀合唱新作品奖。
2019-07-19 14:59
当日,为期4天的2019中国国际消费电子博览会在山东青岛开幕。当日,为期4天的2019中国国际消费电子博览会在山东青岛开幕。当日,为期4天的2019中国国际消费电子博览会在山东青岛开幕。
2019-07-19 14:57
7月17日,在苏丹法希尔超级营地,联合国和非洲联盟驻达尔富尔联合特派团(联非达团)副联合特别代表安妮塔·奇奇·格贝女士为中国第二批赴苏丹达尔富尔维和直升机分队官兵授勋。联非达团17日在苏丹法希尔超级营地内为中国第二批赴苏丹达尔富尔维和直升机分队全体140名官兵授予和平荣誉勋章。
2019-07-19 08:47
当日,美国伊利诺伊州中部地区联邦法院法官詹姆斯·沙迪德宣布,2017年绑架和谋杀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的布伦特·克里斯滕森被判处终身监禁且不得假释。新华社记者 汪平 摄  7月18日,在美国伊利诺伊州皮奥里亚,克里斯滕森的辩护律师罗伯特·塔克抵达联邦法院。
2019-07-19 08:40
在永州市零陵区富家桥镇渔池头村,救援人员转移受灾群众(7月14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发(陈思汗 摄)  在衡阳市衡东县霞流镇受灾群众安置点,霞流镇卫生院工作人员为灾区群众服务(7月11日摄)。
2019-07-19 08:36
在山丹马场,几匹种公马在马圈内休息(7月17日无人机拍摄)。盛夏七月,位于甘肃省河西走廊中部、祁连山北麓的山丹马场绿草如茵,成群的骏马在马圈和草原休息吃草,十分壮观。盛夏七月,位于甘肃省河西走廊中部、祁连山北麓的山丹马场绿草如茵,成群的骏马在马圈和草原休息吃草,十分壮观。
2019-07-19 08:36
近期,大熊猫姐弟思嘉和佑佑在黑龙江省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的中国亚布力熊猫馆“定居”已满三年。据介绍,大熊猫思嘉和佑佑于2016年7月从位于四川的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北上来到黑龙江。
2019-07-19 08:35
这是7月18日在日本“京都动画”东京办公室所在的建筑物前拍摄的一束民众留下表示哀悼的花。据日本媒体18日晚援引京都市消防局的消息报道,当天发生的京都动漫工作室纵火案已导致33人死亡,另有36人受伤。
2019-07-19 08:34
随着气温逐日升高,北京动物园启动了动物防暑降温措施,饲养部门结合动物习性采取24小时恒温空调、冰块降温、自动喷淋系统、模拟户外水池、高水分水果、青饲料降温等数十项降温和饮食措施,让动物舒适安全度过“三伏天”。
2019-07-19 08:30
7月17日,空中俯瞰南麂岛上一家临海的小木屋特色民宿(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徐昱 摄  7月17日,空中俯瞰南麂岛上一家临海的悬崖民宿酒店(无人机拍摄)。
2019-07-19 08:17
这是7月17日无人机拍摄的重庆市酉阳县南腰界镇。新华社记者 刘潺 摄  这是7月17日拍摄的重庆市酉阳县南腰界镇红三军司令部旧址内陈列的红三军使用过的印章。
2019-07-19 08:15
7月18日,2019上海国际友好城市青少年夏令营的开营仪式上,营员代表(右)挥舞营旗。新华社记者 刘颖 摄  7月18日,2019上海国际友好城市青少年夏令营的开营仪式上举行灯光秀。
2019-07-19 08:12
新华社记者 陈诚 摄  7月18日,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学生们参加曼德拉国际日纪念活动。新华社记者 陈诚 摄  7月18日,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志愿者和公益组织工作人员用食品罐头制成画作,纪念曼德拉国际日。
2019-07-19 08:10
7月17日,在法国巴黎塞纳河畔,一名女子骑车经过沙滩节的一处饮品店。新华社记者 高静 摄  7月17日,在法国巴黎塞纳河畔,一个小男孩在沙滩节设置的躺椅上休息。新华社记者 高静 摄  7月17日,在法国巴黎塞纳河畔,人们在沙滩节设置的躺椅上休息。
2019-07-19 08:08
当日,美国伊利诺伊州中部地区联邦法院法官詹姆斯·沙迪德宣布,2017年绑架和谋杀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的布伦特·克里斯滕森被判处终身监禁且不得假释。新华社记者 汪平 摄  7月18日,在美国伊利诺伊州皮奥里亚,克里斯滕森的辩护律师罗伯特·塔克抵达联邦法院。
2019-07-19 08:03
加载更多

  我数次仰望这座神山。在我的童年,我在田野玩耍奔跑时,这座山总是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变换着方式注视我。在我看来,这座山带着一种神秘,幽远,和神圣。

  我的家乡叫这座山为老君山,是绵延千里的祁连山中的一座高峰。我一直认为这座山就是祁连山的主峰。虽然后来学习地理后我知道这座山并不是祁连山的最高峰,但我依旧固执地认为她就是主峰,至少在我们这个小县,她是目所能及的最高峰。这源于我童年至今对这座玉雕一样圣洁的高山的敬畏。

甘肃民乐:脚踏云起处 朝圣老君山

  每年,祁连山甘甜的清泉水汩汩的从深涧幽谷流出,滋润着河西千里沃野,也养育着这里的乡民。当老君山满山洁白的素妆逐渐上移甚而消失时,我知道这个季节,我所在的小县又要面临干旱的侵扰。曾经从省上来民乐挂职的王梦洲县长,在踏遍民乐的山山水水后,曾不无深情的题诗“一湖圣泉老君化”,写出了老君山对我的家乡伟大而重要的意义,也道尽了人们对老君山的敬仰尊崇之情。的确,民乐的沃野全靠老君山的冰雪融水滋养生息。在民乐人民的眼中,老君山就是他们心中的神山,母亲山。

甘肃民乐:脚踏云起处 朝圣老君山

  四十多年来,我都生活在这座神山脚下,从未离开过我的家乡,对老君山不离不弃。在我喜欢上摄影后,我总想向外界展示祁连山的大美。而老君山,是我镜头中出现最频繁的风景。甚而对我来说,老君山就是祁连山的代表,是整个祁连山的化身。山顶白云飘荡,空中苍鹰盘旋,深谷泉水叮咚,每天的第一缕日出和最后一丝夕阳,都在老君山的山顶展露。老君山,这个祁连山的骄子,是这般苍茫、高深、幽远而神圣。

甘肃民乐:脚踏云起处 朝圣老君山

  我一直站在平坦的原野注视着这座巍峨的大山。她雄踞在青藏高原,沉静、低调,但刚毅而威猛。我数次想到她的身旁一睹真容,奈何畏于她的高峻和奇寒,数次我都没能成行。

  而这次,在这个夏日周末的早晨,曙光微露,我终于在朋友的邀约下,向着这座大山出发了。其实路途并不远,距离县城不过十多公里,进山口有好几个,我们选择了大山正面的捷径。茂密翠绿的草场,成群游移的牛羊,鲜艳怒放的野花,合着牧民的口哨,围裹着老君山翠绿美丽的裙角。终于,我来到了这座大山脚下,绿地和草甸,稀疏点缀的松柏,有序但杂乱堆叠的山石,从我的脚下,不同的景观次第排闼至山巅,间或堆积着几片白雪。我仰着身子展望着这座大山,这座看着我长大的大山,巍峨高耸,需仰视方可睹其全貌。

甘肃民乐:脚踏云起处 朝圣老君山

  轻抚着大山的林木和积石,我们颤颤巍巍趴在大山的脊背,向圣洁的山巅攀爬。已经四千多米的海拔,与石块相生相伴的杂草,让我如同踩着祥云,稍有不慎便会跌落深涧。远方县城高耸的楼宇,一堆一堆散落的村落,一片一片金黄的油菜花,还有山脚下牛羊的哞叫,袅袅婷婷升起的炊烟。多美啊,一幅世外山居的美图。我想爬到山巅,一睹传说中的天池,据说还有太山老君炼丹的仙洞。但山腰杂乱松动的碎石,和巍峨屹立的山岩,让我望而却步。那些挤出石缝的小花,紫的、黄的、白的,她们迎风招展。几只鹰在云端盘旋,山巅还在无尽的远方,被一片云雾覆盖,更显她的神奇、神圣和俊美。整整六个小时了,我还在老君山的肩膀攀爬。我明白,这里的世界属于雄鹰,不畏严寒的松柏,属于那些美丽但不知名的野花,属于山风,属于飞雪,属于终日不辞劳苦攀爬寻食的牛羊,属于打着口哨放牧的小伙。

甘肃民乐:脚踏云起处 朝圣老君山

  踩着来时的路径,我向山脚走下。山巅的巨石俯视着我,几只山雀叽叽喳喳地对我唱歌。坐在一块石头,俯瞰远方的世界,一阵清风,让我吐纳长空,豪气荡云。

  当年,这座神山的脚下狼烟纷起,游牧民族的铁蹄踏遍了山脚下的每一寸土地。月氏,匈奴,张骞,霍去病,隋炀帝,玄奘,蒙元,土蕃,多少朝代和民族的更迭,像祁连山涌动的云雾,变幻不定,朝雨晚霞。而见证这些历史印迹的这座大山,依然巍峨挺立,不离不弃,滋养着她那些好斗而不温良谦恭的子民。今天,我爬到了这座神山的肩膀,而那些在战争中得胜的君主或者王子,是否曾登上这座大山祭天祈福?也许根本没有,老君山以其仁厚和博大的胸怀,护佑着黎庶苍生,怎会允容一些双手沾满血迹的杀戮者,踩上她神洁的土地呢?

甘肃民乐:脚踏云起处 朝圣老君山

  我是一个朝圣的乡民,靠老君山呵护滋养长大的愣小子。我到来,只为瞻仰这座大山的不世尊容。一缕清泉流下,我掬一滴泉水,甘彻肺腑。我躺在老君山的脚下,躺在如软榻一样的草地,仰望蓝天,仰望神山的尊容,仰望那段从风烟走来的历史。我知道,我不过是老君山脊梁的一颗沙子,一粒尘埃。甚至,我什么都不是,就像一缕风,轻轻一飘便已消失。但我愿做一颗沙子、一粒尘埃、一缕清风,飘荡在老君山的脚下。

  我走了,带着朝圣的满足和怯懦的敬畏,离开了大山。山外,敬仰依旧,生活依旧,太阳每天依旧将第一缕阳光洒向老君山。

  我,依旧仰望着这座神山!

  (宋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