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三星堆还埋藏着多少秘密?
首页 > 旅游频道> 大千世界 > 正文
[责编:陶媛]

三星堆还埋藏着多少秘密?

[责编:陶媛]来源:新华网2021-04-01 17:53

24小时热图
  • 企业校招大直播走进中国水环境集团

  • 核心价值观百场讲坛第108场预告

  • 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拉开帷幕

  • 举头望“月”

  这是在位于四川省广汉市的三星堆博物馆拍摄的1986年出土于三星堆2号“祭祀坑”的青铜纵目面具(3月5日摄)。

  6个“祭祀坑”的“重见天日”让三星堆“再惊天下”。黄金面具、青铜人像、青铜尊、玉琮、象牙微雕、丝绸……时隔35年,神秘的三星堆考古再次备受瞩目。

  关于三星堆的话题依然火热不断,三星堆的国王是谁?中华文明是多元一体的吗?除了“祭祀坑”,三星堆还有哪些未解之谜?

  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这是在位于四川省广汉市的三星堆博物馆拍摄的1986年出土于三星堆2号“祭祀坑”的青铜面具(3月5日摄)。该面具高72厘米,宽132厘米,是目前三星堆遗址出土所有面具中体量最大的一件。新华社记者沈伯韩 摄

  这是在位于四川省广汉市的三星堆博物馆拍摄的1986年出土于三星堆2号“祭祀坑”的青铜戴冠纵目面具(3月5日摄)。新华社记者沈伯韩 摄

  这是在位于四川省广汉市的三星堆博物馆拍摄的1986年出土于三星堆2号“祭祀坑”的戴金面罩青铜人头像(3月5日摄)。新华社记者沈伯韩 摄

  这是在位于四川省广汉市的三星堆博物馆拍摄的1986年出土于三星堆2号“祭祀坑”的戴金面罩青铜人头像(3月5日摄)。新华社记者沈伯韩 摄

  这是在位于四川省广汉市的三星堆博物馆拍摄的1986年出土于三星堆2号“祭祀坑”的青铜兽首冠人像(3月5日摄)。新华社记者沈伯韩 摄

 

  这是在位于四川省广汉市的三星堆博物馆拍摄的1986年出土于三星堆2号“祭祀坑”的青铜太阳轮(3月5日摄)。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摄

  这是在位于四川省广汉市的三星堆博物馆拍摄的1986年出土于三星堆2号“祭祀坑”的青铜神坛(研究性复原件,3月5日摄)。该器可分为三层:底层是一对头尾相向的神兽;中层为四立人及头顶的山峰;上层有建筑及人物、飞鸟造型等,建筑额间有人首鸟身神像。其竖向垂直展开的时空序列表征天、地、人“三界”,生动形象地展现了古蜀人的神话宇宙观。新华社记者沈伯韩 摄

  这是在位于四川省广汉市的三星堆博物馆拍摄的1986年出土于三星堆1号“祭祀坑”的玉璋(3月17日摄)。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摄

  这是在位于四川省广汉市的三星堆博物馆拍摄的1986年出土于三星堆2号“祭祀坑”的青铜神树(3月17日摄)。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摄

  这是在位于四川省广汉市的三星堆博物馆拍摄的1986年出土于三星堆2号“祭祀坑”的青铜大立人(3月17日摄)。新华社记者沈伯韩 摄

  拼版照片——上图是在位于四川省广汉市的三星堆博物馆拍摄的1986年出土于三星堆1号“祭祀坑”的金杖;下图是金杖的局部(3月17日摄)。金杖系用金条捶打成金皮后,再包卷在木杖上,出土时木芯已炭化,仅存金皮,金皮内可见炭化的木渣。新华社记者沈伯韩 摄

  这是在位于四川省广汉市的三星堆博物馆拍摄的1986年出土于三星堆2号“祭祀坑”的祭山图玉璋(3月17日摄)。该玉璋两面阴刻相同的图案,图案分上下两组,正反相对呈对称布局,每组纹饰包含山陵、牙璋、云雷纹和两排做祭拜状的人像。新华社记者沈伯韩 摄

  这是在位于四川省广汉市的三星堆博物馆拍摄的1986年出土于三星堆1号“祭祀坑”的金面罩(3月17日摄)。该金面罩系用金皮锤拓而成,其形制与金面铜人头像上的金面罩形同。新华社记者沈伯韩 摄

  这是在位于四川省广汉市的三星堆博物馆拍摄的1986年出土于三星堆1号“祭祀坑”的玉边璋(3月17日摄)。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摄

  这是在四川省广汉市拍摄的三星堆遗址3号“祭祀坑”中新发现的青铜器局部(3月16日摄)。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这是在四川省广汉市拍摄的三星堆遗址3号“祭祀坑”中新发现的青铜器局部(3月16日摄)。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这是在四川省广汉市拍摄的三星堆遗址3号“祭祀坑”中新发现的青铜器局部(3月16日摄)。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在位于四川省广汉市的三星堆遗址5号“祭祀坑”中,考古人员在清理新发现的金面具残片(3月1日摄)。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