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首页 > 旅游频道> 今日头条 > 正文
[责编:陶媛]

走进千年古羌寨

[责编:陶媛]来源:新华网2023-09-18 17:45

24小时热图
  • 亚冬会倒计时200天主题活动举行

  • 乌鞘雨雾乱云飞 汉使旌旗绕翠微

  • 四川布拖县:银饰服饰巡游

  • 2024天津国际少儿艺术节开幕

  游客在桃坪羌寨的碉房内部参观(9月13日摄)。

  岷江上游杂谷脑河畔的高山峡谷间,倚山而建的四川省阿坝州桃坪古羌寨历经两千一百年岁月,有军事防御功能的碉楼依然巍然耸立。古寨外经历汶川地震建成的新寨风格如旧,如今游人如织。

  漫步在石木结构的古寨,甬道交错户户相连、暗道中仍可见防御孔,屋下有迷宫般的水网相通。游客必去之处是最高处的碉楼,沿山而上,爬过层层独木梯,山峦河谷一览无余。羌族群众在碉楼上供奉着白石和羊角,檐下是金灿灿的玉米棒。

  在这座处处充满生活气息的“要塞”中,精湛的建筑艺术和它所包含的民族文化内涵,成为羌族光辉历史的见证。

  新华社记者 王曦 摄

  创办“桃坪羌族文化博物馆”的王嘉俊老人在演示羌族“腰磨”的用法(9月13日摄)。

  岷江上游杂谷脑河畔的高山峡谷间,倚山而建的四川省阿坝州桃坪古羌寨历经两千一百年岁月,有军事防御功能的碉楼依然巍然耸立。古寨外经历汶川地震建成的新寨风格如旧,如今游人如织。

  漫步在石木结构的古寨,甬道交错户户相连、暗道中仍可见防御孔,屋下有迷宫般的水网相通。游客必去之处是最高处的碉楼,沿山而上,爬过层层独木梯,山峦河谷一览无余。羌族群众在碉楼上供奉着白石和羊角,檐下是金灿灿的玉米棒。

  在这座处处充满生活气息的“要塞”中,精湛的建筑艺术和它所包含的民族文化内涵,成为羌族光辉历史的见证。

  新华社记者 王曦 摄

  9月13日,羌族阿妈在自家房屋前做针线活。

  岷江上游杂谷脑河畔的高山峡谷间,倚山而建的四川省阿坝州桃坪古羌寨历经两千一百年岁月,有军事防御功能的碉楼依然巍然耸立。古寨外经历汶川地震建成的新寨风格如旧,如今游人如织。

  漫步在石木结构的古寨,甬道交错户户相连、暗道中仍可见防御孔,屋下有迷宫般的水网相通。游客必去之处是最高处的碉楼,沿山而上,爬过层层独木梯,山峦河谷一览无余。羌族群众在碉楼上供奉着白石和羊角,檐下是金灿灿的玉米棒。

  在这座处处充满生活气息的“要塞”中,精湛的建筑艺术和它所包含的民族文化内涵,成为羌族光辉历史的见证。

  新华社记者 王曦 摄

  游客在桃坪羌寨参观(9月13日摄)。

  岷江上游杂谷脑河畔的高山峡谷间,倚山而建的四川省阿坝州桃坪古羌寨历经两千一百年岁月,有军事防御功能的碉楼依然巍然耸立。古寨外经历汶川地震建成的新寨风格如旧,如今游人如织。

  漫步在石木结构的古寨,甬道交错户户相连、暗道中仍可见防御孔,屋下有迷宫般的水网相通。游客必去之处是最高处的碉楼,沿山而上,爬过层层独木梯,山峦河谷一览无余。羌族群众在碉楼上供奉着白石和羊角,檐下是金灿灿的玉米棒。

  在这座处处充满生活气息的“要塞”中,精湛的建筑艺术和它所包含的民族文化内涵,成为羌族光辉历史的见证。

  新华社记者 王曦 摄

 

  9月13日在桃坪羌寨拍摄的地下水网。从雪山流淌下来的水是整个寨子生产生活用水的主要来源。

  岷江上游杂谷脑河畔的高山峡谷间,倚山而建的四川省阿坝州桃坪古羌寨历经两千一百年岁月,有军事防御功能的碉楼依然巍然耸立。古寨外经历汶川地震建成的新寨风格如旧,如今游人如织。

  漫步在石木结构的古寨,甬道交错户户相连、暗道中仍可见防御孔,屋下有迷宫般的水网相通。游客必去之处是最高处的碉楼,沿山而上,爬过层层独木梯,山峦河谷一览无余。羌族群众在碉楼上供奉着白石和羊角,檐下是金灿灿的玉米棒。

  在这座处处充满生活气息的“要塞”中,精湛的建筑艺术和它所包含的民族文化内涵,成为羌族光辉历史的见证。

  新华社记者 王曦 摄

  9月13日在桃坪羌寨拍摄的古碉楼。

  岷江上游杂谷脑河畔的高山峡谷间,倚山而建的四川省阿坝州桃坪古羌寨历经两千一百年岁月,有军事防御功能的碉楼依然巍然耸立。古寨外经历汶川地震建成的新寨风格如旧,如今游人如织。

  漫步在石木结构的古寨,甬道交错户户相连、暗道中仍可见防御孔,屋下有迷宫般的水网相通。游客必去之处是最高处的碉楼,沿山而上,爬过层层独木梯,山峦河谷一览无余。羌族群众在碉楼上供奉着白石和羊角,檐下是金灿灿的玉米棒。

  在这座处处充满生活气息的“要塞”中,精湛的建筑艺术和它所包含的民族文化内涵,成为羌族光辉历史的见证。

  新华社记者 王曦 摄

  9月13日在桃坪羌寨拍摄的古碉楼。

  岷江上游杂谷脑河畔的高山峡谷间,倚山而建的四川省阿坝州桃坪古羌寨历经两千一百年岁月,有军事防御功能的碉楼依然巍然耸立。古寨外经历汶川地震建成的新寨风格如旧,如今游人如织。

  漫步在石木结构的古寨,甬道交错户户相连、暗道中仍可见防御孔,屋下有迷宫般的水网相通。游客必去之处是最高处的碉楼,沿山而上,爬过层层独木梯,山峦河谷一览无余。羌族群众在碉楼上供奉着白石和羊角,檐下是金灿灿的玉米棒。

  在这座处处充满生活气息的“要塞”中,精湛的建筑艺术和它所包含的民族文化内涵,成为羌族光辉历史的见证。

  新华社记者 王曦 摄

  游客在桃坪羌寨内观光(9月13日摄)。

  岷江上游杂谷脑河畔的高山峡谷间,倚山而建的四川省阿坝州桃坪古羌寨历经两千一百年岁月,有军事防御功能的碉楼依然巍然耸立。古寨外经历汶川地震建成的新寨风格如旧,如今游人如织。

  漫步在石木结构的古寨,甬道交错户户相连、暗道中仍可见防御孔,屋下有迷宫般的水网相通。游客必去之处是最高处的碉楼,沿山而上,爬过层层独木梯,山峦河谷一览无余。羌族群众在碉楼上供奉着白石和羊角,檐下是金灿灿的玉米棒。

  在这座处处充满生活气息的“要塞”中,精湛的建筑艺术和它所包含的民族文化内涵,成为羌族光辉历史的见证。

  新华社记者 王曦 摄

  9月13日在桃坪羌寨拍摄的古碉楼(无人机照片)。

  岷江上游杂谷脑河畔的高山峡谷间,倚山而建的四川省阿坝州桃坪古羌寨历经两千一百年岁月,有军事防御功能的碉楼依然巍然耸立。古寨外经历汶川地震建成的新寨风格如旧,如今游人如织。

  漫步在石木结构的古寨,甬道交错户户相连、暗道中仍可见防御孔,屋下有迷宫般的水网相通。游客必去之处是最高处的碉楼,沿山而上,爬过层层独木梯,山峦河谷一览无余。羌族群众在碉楼上供奉着白石和羊角,檐下是金灿灿的玉米棒。

  在这座处处充满生活气息的“要塞”中,精湛的建筑艺术和它所包含的民族文化内涵,成为羌族光辉历史的见证。

  新华社记者 王曦 摄

  9月13日拍摄的桃坪羌寨新寨(无人机照片)。

  岷江上游杂谷脑河畔的高山峡谷间,倚山而建的四川省阿坝州桃坪古羌寨历经两千一百年岁月,有军事防御功能的碉楼依然巍然耸立。古寨外经历汶川地震建成的新寨风格如旧,如今游人如织。

  漫步在石木结构的古寨,甬道交错户户相连、暗道中仍可见防御孔,屋下有迷宫般的水网相通。游客必去之处是最高处的碉楼,沿山而上,爬过层层独木梯,山峦河谷一览无余。羌族群众在碉楼上供奉着白石和羊角,檐下是金灿灿的玉米棒。

  在这座处处充满生活气息的“要塞”中,精湛的建筑艺术和它所包含的民族文化内涵,成为羌族光辉历史的见证。

  新华社记者 王曦 摄

  9月13日拍摄的桃坪古羌寨(无人机照片)。

  岷江上游杂谷脑河畔的高山峡谷间,倚山而建的四川省阿坝州桃坪古羌寨历经两千一百年岁月,有军事防御功能的碉楼依然巍然耸立。古寨外经历汶川地震建成的新寨风格如旧,如今游人如织。

  漫步在石木结构的古寨,甬道交错户户相连、暗道中仍可见防御孔,屋下有迷宫般的水网相通。游客必去之处是最高处的碉楼,沿山而上,爬过层层独木梯,山峦河谷一览无余。羌族群众在碉楼上供奉着白石和羊角,檐下是金灿灿的玉米棒。

  在这座处处充满生活气息的“要塞”中,精湛的建筑艺术和它所包含的民族文化内涵,成为羌族光辉历史的见证。

  新华社记者 王曦 摄

  9月13日拍摄的桃坪羌寨(无人机照片)。

  岷江上游杂谷脑河畔的高山峡谷间,倚山而建的四川省阿坝州桃坪古羌寨历经两千一百年岁月,有军事防御功能的碉楼依然巍然耸立。古寨外经历汶川地震建成的新寨风格如旧,如今游人如织。

  漫步在石木结构的古寨,甬道交错户户相连、暗道中仍可见防御孔,屋下有迷宫般的水网相通。游客必去之处是最高处的碉楼,沿山而上,爬过层层独木梯,山峦河谷一览无余。羌族群众在碉楼上供奉着白石和羊角,檐下是金灿灿的玉米棒。

  在这座处处充满生活气息的“要塞”中,精湛的建筑艺术和它所包含的民族文化内涵,成为羌族光辉历史的见证。

  新华社记者 王曦 摄